主頁 > 新聞資訊 > 專家觀點 > 文章內容
工人日報:“刷單”入刑第一案的標本意義
時間:2017-06-23 03:39 來源:未知 作者:admin 點擊:

  此番案件昭示出,刷單炒信不再有利可圖,不僅違法獲利必須盡數吐出,還得付出多年牢獄的代價。讓違法成本遠大于違法獲益,這是非常重要的司法矯正。

  建立刷單炒信平臺,在淘寶網站吸納賣家互刷好評或者虛假交易,以此欺騙淘寶買家——據《新京報》報道,6月20日,刷單組織者李某在浙江省杭州余杭區人民法院接受審理。法院當庭以非法經營罪一審判處李某有期徒刑5年6個月,處罰金90萬元。據了解,這是國內首例刷單炒信被追究刑事責任的案件。

  因為消費者往往無從判斷網上商家的信譽與所售商品的真假,所以信用等級以及其他消費者的評價,便成了十分重要的參考。刷單炒信,通過虛假交易炒作提升商家信譽,不僅誤導消費者在購買商品時的判斷,也容易帶來各種交易風險。

  時下,刷單炒信已走向職業化和專業化。不僅內部分工明確,還有獨立的行規、準則,畸形的炒信產業規模日漸壯大。僅去年上半年,浙江省工商局就摧毀炒信平臺5家,涉案刷單金額累計高達1.2億元,涉案商家1.86萬家,涉案刷手6.36萬名。治理刷單炒信行為,是凈化網購環境的必須。

  可惜,因為相關法規的缺失,除了行政處罰和網絡平臺的自律措施,始終很難追究刷單組織者和參與者的其他法律責任。相比動輒幾十萬元、上百萬元的收益,如此違法成本可謂“毛毛雨”。沒被抓或許還惴惴不安,一旦被抓接受處罰了反而可能“心安”了。

  違法成本低,讓刷單炒信日漸瘋狂。如果遲遲不能建立一個健康正常的網絡交易秩序,不僅對消費者個人,甚至對整個網絡經濟的發展都會有影響。它會形成一個惡性循環,那些誠實守信的商家反而可能受到傷害——刷單炒信就算被查到了也不會“死”,不刷單不炒信卻可能在競爭中處于不利位置。

  這個意義上說,全國刷單炒信入刑第一案,對于規范網絡交易市場無疑具有標本意義。它昭示出,刷單炒信不再有利可圖,不僅違法獲利必須盡數吐出,還得付出多年牢獄的代價。讓違法成本遠大于違法獲益,這是非常重要的司法矯正。

  我國雖然不是判例法國家,但這種典型案件對各地類似案件的審理和處罰來說,還是相當有參考和借鑒意義的。



(責任編輯:admin)